欧文专访:弗爵说我应该早点去曼联 我是卡佩罗的“背锅侠”

hthvip Posted on 0 comments

近日,《每日邮报》记者在柴郡乡间的酒吧与欧文进行了交谈,期间他们谈论了关于金球奖,利物浦和曼联、三狮军团的往事。

20年前,欧文赢得了金球奖——他不仅是22年前凯文-基冈获奖之后,首个夺得该项荣誉的英格兰人,也是目前最后一个夺得该项荣誉的英格兰人。

年轻的欧文最鲜明的特点之一,就是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自信。回忆起这段往事,他说道:“21岁?当时我必然觉得自己还能够再拿一次金球奖。”

“从10岁到17岁,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优秀。18岁的时候,我已经在世界杯上取得了进球。21岁,我夺得了金球奖。但说实线岁的时候表现更好。就在那个时候,我受了重伤。一切都回到了原点。”

“我真希望自己是断了一条腿。对我而言,最严重的伤病就是脚筋断裂,因为那会儿没有办法做手术,你只能期望医生们想办法将腿筋重新接上。这使得我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,不得不保持左腿三条腿筋,右脚两条腿筋的方式奔跑。这成了我的一个弱点。”

“我经常怀疑这是不是一种反常的伤病。在那之前,我像石头一样坚不可摧,从未错过一场比赛。弗格森总说,如果我孩子的时候就加盟曼联,这一切就不会发生,他会保护我。”

这让欧文有了一种挫败感——当然,欧文在那之后还将有更多的挫败感——但作为一名夺得金球奖的球员,欧文也有骄傲的时刻。只不过最初他并没有意识到金球奖对他有多重要。

“我在奥林匹克球场的更衣室里准备对阵罗马的比赛,菲尔-汤普森喊我出来……他说:‘这是一个最高机密,但我想激励你一下——你赢得了金球奖。’”

“当时我人都懵了,但说实话,那会儿我还不清楚自己获得了什么。它在英格兰并没有那么知名。甚至当我在安菲尔德恩被授予这项荣誉之时,我就一个想法:‘把它从球场上拿下去,我们要开始比赛了!’”

“当我加盟皇马之时,大家都在说,‘我们签下了一位金球奖得主!’我就感觉:天啊,在英格兰可没有人会这样说。现在,我怀着无比自豪的心情看着金球奖奖杯。”

但随后,挫折感又回来了。因为有人暗示,他被自己的往日的辉煌和对某些人的看法所困扰。

“这个观点其实挺公平的。意见上的分歧确实让我感到恼火。我爸爸总说:‘你一直说自己28岁之时很糟糕,但在经历了这么多伤病之后,你还能保持自己的顶级水平……为什么你对自己如此苛刻呢?’但我知道,内心深处,我还可以变得多好。”

“想到自己的25岁,我的自尊心会受到伤害。我的球衣背后写着‘欧文’,而不是‘迈克尔-欧文’,我在拼命地坚持。我有世界上最好球员之一的心态,但我的身体并不准许我这样做。这真是酷刑。”

欧文在24岁之时离开利物浦,转会到了皇马。虽然他在利物浦的297场比赛中攻入了惊人的158粒进球,但他仍总是纠结这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
他说:“如果我留下来,我可能会在27岁之时被赶走。托雷斯那会儿比我强多了。至少利物浦看到了我最好的表现,而不是被抛弃,送去其他地方。如果那样的话,将是非常可悲的。”

当欧文离开皇马,转会纽卡斯尔之后,他仍会在安菲尔德听到球迷的嘘声。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。在他转会曼联之时,则是受到了更加奇怪的侮辱。

“我觉得在这两个地方都挺好的。我在曼联很受尊重:我是德比赢家,在欧冠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,还在杯赛决赛中取得了胜利。我可能没有融入他们的DNA,我们都知道,但我们彼此尊重,共享美好回忆。”

“但利物浦仍在我心中。我讨厌以球员的身份回到安菲尔德,那感觉就像我要去打自己的哥哥。听到球迷的嘘声,我会很难受。我的父母也会被他们撕成碎片。”

“现在,仍然会有人喊‘你这个曼联人’,但我可以置若罔闻。这并不会阻止我去喜欢卡拉格、杰拉德这样的传奇。利物浦在我离开的那个赛季,夺得了欧冠冠军。我当然希望我的老队友们赢得胜利,但我内心深处有种想法:‘天啊,那本可能有我一份。’我必须接受这一点。离开利物浦就是我自己的决定。”

“和齐达内这样的球员一起踢球,我并不会胆怯。但有一次,我突然醒悟了。我和家人在球员更衣室里,大屏幕上出现了进球球员的名字:埃托奥、罗纳尔迪尼奥、齐达内、罗纳尔多、劳尔、欧文。我和我爹都看着它,那一刻,一切都如此美好。”

当记者问及欧文,他是否希望英格兰赢得欧洲杯之时,他说:“我绝对是英格兰球迷,我希望三狮军团取胜。就是这样。”

“不过作为一名退役球员,情况确实有点儿不一样。这不是嫉妒。我会为这支球队感到骄傲。小伙子们看起来非常团结。但如果他们赢得了胜利,我知道自己的感觉之一是:‘天呐,这放在我们那会儿,他们不会入选国家队。’”

“凯恩比鲁尼更强吗?我并不这样认为。阿什利-科尔是世界上最好的左后卫,我们的中后卫有着不可思议的表现。现在的中场球员远不及杰拉德、兰帕德和斯科尔斯那么优秀。所以,如果我一想到‘我们怎么就没有赢得胜利呢?’我就会觉得很沮丧。”

“我可以给你两个理由。首先,我们的团队精神和现在完全不同。我们确实团结,但我们也彼此‘憎恨’。我们就是无法摆脱这种竞争。其次,是主教练。如果格伦-霍德尔在2002年还执教球队(而不是埃里克森),那我们可能就赢得世界杯了。”

“我们采用的是4-2-2阵型。你现在看视频,会发现我们是一直倾向于用长传球的球队。我们甚至不会传球给杰拉德和兰帕德。贝克汉姆将球直接送到锋线。然而,我们在中场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球员。”

“格伦-霍德尔会采用3-5-2阵型,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去赢得胜利。我们有很多优秀的中后卫,所以三后卫阵型会是完美的选择。我们从来没有一个优秀的左边锋,为什么要让斯科尔斯尝试这个位置?来吧,让阿什利-科尔去处理这个问题吧。格伦-霍德尔会这样做的。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。”

当记者抛出“难道不是卡佩罗?”的疑惑之时,欧文似乎察觉到了一丝讽刺的意味。这位意大利教头在欧文28岁之时成为了三狮军团主帅。当时欧文在3-0击败俄罗斯的比赛中梅开二度,总进球数仅比博比-查尔顿少了9个。

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立志打破这一纪录。然而现在我仍相信,如果不是卡佩罗的话,我一定能够做到。我是他的‘背锅侠’。有一次他让我上场,媒体问我,卡佩罗指导了我什么。我说‘没啥’。然后这事情上了头条,我的国家队生涯也完蛋了。”

上个月英格兰10-0战胜圣马力诺的比赛中,凯恩攻入了4粒进球,欧文在推特上说,自己已经不再喜欢国际足球了。很多比赛“完全没有意义”。但面对记者,欧文说:“我只是嫉妒,因为我再也没有机会对阵圣马力诺了。我只需要冷静下来,对自己说:‘你已经42岁了,你不会再踢球了,算了吧。’但我仍在与世界竞争。我想放松下来,但我做不到。”

欧文充满热情地谈论着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,他还希望做更多的英超评述。“我喜欢这个,它向观众展示了‘为什么’,而不是‘是什么’。”

流媒体的发展,也拓宽了欧文的视野。众所周知,欧文说自己这辈子看过的电影还不到10部,但这个圣诞节会发生改变吗?

“不可能!但我刚刚体验了Nerfilix和iPlayer。我讨厌人们问我看没看过某部足球纪录片,然后说:‘没有,我忘录了!’所以,我的四个孩子给了我一个教训。我正在努力。我要看桑德兰的那部《直到我死在圣诞节》,我爱死它了。”

如果再过20年,欧文仍是英格兰最后一个夺得金球奖的球员,那么人们可能会拍一部属于欧文的纪录片。但就如同他父亲所说的那样,你会希望到那时,骄傲已经战胜了挫折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